工作動態 

  省經濟信息中心組織黨員干部參觀“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檔案文獻展 

  省經濟信息中心開展“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黨日活動 

  省經濟信息中心黨總支召開“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專題組織生活會 

    

  第三屆“青年論壇”優秀論文 

  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助力現代產業體系構建 

    


  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 

  組織黨員干部參觀“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主題教育檔案文獻展 

    

   

  (攝影:郝太平) 

  為落實省發改委“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部署安排,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于2019816日上午組織黨員干部前往山西省檔案館參觀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檔案文獻展。 

  展覽緊緊圍繞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這一主題,生動再現了近百年來我們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堅守初心使命、不斷開拓前行的光輝歷程。 

  展覽展品豐富、詳實,共分為五個部分:一、理論探索;二、理想信念;三、不懈奮斗;四、牢記宗旨;五、自身建設。充分展現了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中國人民進行革命、建設、改革過程中所涌現出來的太行精神、呂梁精神、右玉精神,展現了我們黨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與人民始終保持血肉聯系的初心和使命,使中心黨員干部心靈上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洗禮。 

  觀展黨員干部紛紛表示,要牢記黨的理想信念宗旨,發揚革命傳統和優良作風,不斷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要立足本職工作,在實踐中真正踐行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 

    

  (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  任一飛 

    

  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 

  開展“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黨日活動 

    

  為把黨史、新中國史與主題教育結合起來,進一步深化對“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認識和理解,820日上午,中心黨總支組織中層以上干部集體學習了《新中國發展面對面》一書。 

  通過學習,使大家進一步了解了新中國70年來的發展進程、發展成就,加深了對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的理解,進而堅定理想信念,筑牢思想基礎,激勵中心全體黨員干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努力! 

    

  (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    寧) 

    

  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黨總支 

  召開“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專題組織生活會 

    

  2019826日下午,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黨總支召開“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專題組織生活會,結合“三個對照”,認真開展批評和自我批評,深入查擺問題、剖析根源,并提出了相應的整改措施。 

  會上,黨總支書記及成員按照“守初心、擔使命、找差距、抓落實”主題教育總要求,分別作了對照檢查。黨總支書記楊韶欣強調,2019年中心的工作取得了明顯成效,但我們離委黨組的要求及群眾的呼聲仍有一定的差距,希望同志們根據查擺出來的問題,切實抓好整改落實,確保主題教育取得成效,并要以此次專題組織生活會為契機,持續深入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理論指導實踐,推動工作,不斷增強堅守初心使命的決心,務實重干,推動中心工作再上新臺階。 

    

  (山西省經濟信息中心    婧)           


  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助力現代產業體系構建 

    

  經濟預測部  馮健美 

    

  摘要:加快構建現代產業體系是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破解發展難題的迫切要求,而民營經濟在激發現代產業體系發展活力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民營經濟為國民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新增就業和企業數量,在經濟體系中占據重要地位。但是當前民營經濟發展遇到困難,除了外部環境,還要認識到企業內部面臨的挑戰,即在經濟轉型的關鍵時期是否找到了適合未來發展的模式。結合近年來尤其是2018年民間投資形勢來探究我省民營經濟的變遷轉型及發揮其在產業體系構建中的活力作用是當務之急。 

  關鍵詞:民間投資  降幅收窄  高質量發展 

    

  一、2012-2017年我省民間投資情況 

  從投資總量看,2012-2016民間投資規模持續擴大,2017年民間投資額為3408.9億元。2012年民間投資額為4290.0億元,2016年為9024.1億元,年平均增速為20.4%2017年我省開展固定資產投資統計制度方法改革試點工作,新的統計方法顯示民間投資額為3408.9億元。 

  從投資占比看,2012-2016年民間投資占全省固定資產投資比重一路攀升,2017年比重下降。2012年民間投資占全省固定資產投資比重為48.2%2013年開始超過50%。最高點出現在2016年,為65.1%2017年比重下降為59.6% 

 

  從投資增速看,2012-2017年民間投資增速波動下行。2012年民間投資增速為34.2%2013年達到歷史性高點35.8%,此后開始波動下行,2016年出現斷崖式下跌,為7.4%,比2015年低13.6個百分點。2017年略有回升,增速為7.8%。從圖1還可看出民間投資增速始終快于全省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但二者差距在收窄。 

   

  1  2012-2017年全省固定資產投資與民間投資增速 

  二、2018年我省民間投資運行特征 

  2018年我省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完成3277.1億元,同比下降3.9%,降幅比前三季度收窄7.6個百分點,比上半年收窄23.6個百分點;占全省固定資產投資比重54.2%,同比下降5.4個百分點,比前三季度下降1.2個百分點,比上半年下降3.3個百分點。 

  (一)民間投資增速降幅收窄,尚未轉正。2018上半年投資增速降幅逐月擴大,1-2月的-15.5%下滑至上半年的-27.5%7月降幅開始收窄,前三季度增速為-11.5%,全年增速為-3.9%,但仍未由負轉正。 

   

 
 


2  2018年全省民間投資增速

  

    

  (二)民間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比重低于去年同期2018年全省累計民間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比重分別為52.6%54.8%55.4%57.1%57.5%56.4%56.1%55.4%54.8%54.2%54.2%,與去年同期相比,分別降低了7.4個、6.5個、7.0個、5.9個、6.4個、7.2個、6.4個、6.26.2個、6.1個、5.4個百分點。 

    

 

  (三)全省11市民間投資增速“38。投資增長的3市分別是太原增長27.1%,呂梁增長11.7%,晉中增長8.2%。投資下降的8市分別是臨汾(-32.5%)、運城(-16.9%)、忻州(-13.0%)、陽泉(-10.5%)、大同(-6.9%)、長治(-6.8%)、晉城(-5.1%)、朔州(-0.5%)。8市拉低全省民間資產投資54.5個百分點。 

   

  3  2018年全省11市民間投資完成情況 

  (四)民間投資集中在房地產業和制造業。2018年房地產業和制造業的民間投資額分別為1672.6億元、1019.0億元,分別占全部民間投資的27.6%16.8%,合計為44.4%。其中,房地產業增速上半年由負轉正,同比增長0.6%,前三季度增速為9.5%,全年增速為17.3%;制造業增速9月由負轉正,同比增長1.8%,全年增速為14.5%,比前三季度提高12.7個百分點。 

  (五)制造業中百億元規模以上的行業有1個,十億元規模以上行業有8個。制造業中民間投資規模按從大到小分別是非金屬礦制品業(164.4億元)、電器機械及器材制造業(68.7億元)、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56.5億元)、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50.5億元)、專用設備制造業(27.5億元)、汽車制造業(25.4億元)、通用設備制造業(20.8億元)、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17.6億元)。 

  (六)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的民間投資比重偏低。基礎設施領域中鐵路運輸業占比僅0.1%、道路運輸業占比為1.2%、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為5.9%;公共服務領域中電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占比為9.4% 

  (七)我省民間投資增速在中部六省中墊底。2018年中部六省中湖南民間投資增速最快,為25.2%,在全國排名第六。其次為安徽(18.5%)、江西(12.5%)、湖北(11.4%)、河南(2.9%)、山西(-3.7%)。我省是唯一一個負增長的省份。 

  三、我省民間投資下滑的原因分析                

  (一)投資回報率下降,市場預期趨弱 

  一是企業投資成本提高。受環保督查力度加大,勞動力、原材料和土地等生產要素成本提高的影響,企業經營成本大幅增加,壓縮了盈利空間,投資回報率下降。以人力成本為例,最近3年我省上調了3次最低工資標準,2018年月最低工資標準比2015年高出250元;2018年企業工資指導線基準線為8.5%,比2017年提高0.5個百分點,比2016年提高1.5個百分點。 

  4  2015-2017年我省月最低工資標準情況 

時間 

類別 

一類 

二類 

三類 

四類 

上調金額 

201710月至今 

1700 

1600 

1500 

1400 

80 

20155-201710 

1620 

1520 

1420 

1320 

170 

20155月之前 

1450 

1350 

1250 

1150 

160 

  二是民間投資者信心不足民間投資主要集中在房地產業和制造業領域,前者受政策影響較大,后者對產品價格的敏感性很強。房地產及相關行業方面,受“房住不炒”、銀行收緊房貸、監管層加大對房地產亂象整治、棚改加碼空間不足的影響,民間投資有限。制造業方面,一是2018年以來全國層面制造業產值增速下滑,二是2012-2016年我省工業產品價格持續低迷(工業品出廠價格從20123月持續下降54個月之久),造成第二產業塌陷嚴重,不確定因素增多。同時盡管近年來減稅降費政策在陸續出臺,但不少民營企業對稅費減負感受與政策有溫差,仍反映負擔較重,不合理收費現象時有發生,制約了投資積極性。 

  (二)民營企業創新能力不足,缺乏新的投資點 

  一是民營企業創新能力不足。自主創新意識不強、人才缺乏、科技創新投入少等原因導致民營企業整體創新能力不足,往往處于產業鏈的前端和價值鏈的低端。雖然近年來民營科技企業成倍增長,但2018年全省民營科技企業復審擬備案名單僅187家,個別地市民營科技企業數還僅是個位數,低于中部各省和周邊省市區,更是遠低于經濟發達地區。2018年民營企業500強名單中我省僅5家企業上榜,不足江蘇、浙江、廣東入榜企業零頭,上榜數量排在全國第18位。 

  二是民間投資缺乏新的投資點。我省經濟發展正處于結構升級、動能轉換新階段,傳統制造業普遍市場飽和、產能過剩,而新興產業對技術要求高,投資風險大,企業缺乏資本和人才,自主創新能力不足,難以在短時間內獲得技術突破,加上還未完全適應當前市場需求減少和居民對產品質量檔次需求提高的新形勢,導致民營企業不敢投資,不能形成新的投資點。 

  (三)民間投資領域依然受限,營商環境不夠優化 

  一是民間投資進入仍存在困難和障礙。玻璃門”“彈簧門”“旋轉門”“卷簾門”等現象不同程度存在,民間投資仍存在市場準入的隱性障礙。盡管近年來已持續不斷降低民間投資準入門檻,但相關配套措施不完善,政策落實不到位,導致民營企業難以公平參與競爭。例如,電力、軍工、基礎設施等領域在項目招標時對企業注冊資本金、銀行授信額度、資質、業績等設置過高門檻,導致民營企業很難進入。 

  二是民營企業參與PPP仍存在諸多制約瓶頸。多數民營企業自身規模小、實力單薄,不具備承擔重大項目投資的資本能力,導致政府在PPP項目規模上重大輕小、在身份上重公輕私,更愿意把項目分配給國有企業。同時,PPP項目本身投資周期長,相關運作機制和管理經驗以及項目風險分擔機制不成熟,再加上一些項目配套政策跟不上、落地難度大、信息公開不規范不透明,暗含風險隱患,影響民間投資的資本風險把控。 

  (四)民營企業融資難、成本高的問題依然存在 

  一是銀行貸款難。以國有銀行為主導的信貸投放長期向國有企業傾斜,民間投資在融資方式、融資渠道、融資額度等方面長期受到歧視,致使民營企業得不到平等的融資機會。相較于國企和國資背景企業,民企貸款周期短,利率上浮,一般比貸款基準利率上浮20-30%;在民營企業經營出現困難時,銀行又可能斷貸、抽貸,從而加劇融資難度。 

  二是直接融資少大多數民企的資產規模、盈利能力以及生產經營均還處于不穩定狀態,較難達到上市條件,全省在滬深兩地上市企業34家,其中民企12家,數量大大少于發達省份。自20156月以來,沒有一家民企成功登陸滬深兩市。2017年全省民營企業從資本市場直接融資規模為70.5億元,比2016年的202.5億元減少了132.0億元,同比下降65.2% 

  三是民間融資風險大。民間融資的規模小、時間短、成本高、風險大,且一旦運用不當,企業可能背上沉重的負擔。民營企業只能借助企業的自我積累或選擇家族籌資及其他民間非正規金融途徑,極大提高了民間投資的成本及風險, 削弱了投資意愿。 

  (五)政策落實不到位,刺激效果減弱 

  一是政策落實不到位。近年來,出臺的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很多,但不少落實不好、效果不彰。一是執行過程中認識不到位、落地不夠;二是政策制定過程中調研不夠、照顧企業發展實際不夠。如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過程中,有的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惜貸不敢貸甚至直接抽貸斷貸,造成企業流動性困難甚至停業;在“營改增”過程中,規范征管反倒給小微企業帶來稅負增加;完善社保征繳,沒有充分考慮企業的適應程度和預期緊縮效應。 

  二是政策刺激效果減弱。在政策支持效果邊際遞減的前提下,考慮到我省經濟仍面臨下行壓力、人口紅利消失、勞動力成本提高和消費需求低迷等因素,造成民間投資增速趨勢性下降。雖然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刺激民間投資,但刺激效果并不明顯,民間投資增速仍未由負轉正。2018年我省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完成3277.1億元,同比下降3.9%;占全省固定資產投資比重54.2%,比前三季度下降1.2個百分點,比上半年下降3.3個百分點。 

  四、激發我省民間投資活力的對策 

  (一)進一步推進落實相關政策,激發投資潛力和活力 

  一是繼續推進落實促進民間投資的相關政策。認真落實《關于進一步激發民間投資活力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國辦發〔201779號)和《進一步激發民間有效投資活力促進經濟轉型發展的若干措施》(晉政辦發〔201822號)、《關于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等激發民間投資潛力和活力的政策,同時加大對民間資本投資的財產權、經營自主權和平等競爭權的保護力度,減少承諾不兌現、新官不理舊賬等問題,穩定發展預期,提高民間投資安全性。 

  二是放寬市場準入保障市場競爭公平性。繼續大力清理針對民間資本準入的不合理限制,取消和減少阻礙民間投資進入養老、醫療等領域的附加條件,下更大力氣破除各類隱性壁壘,解決好民間投資不能投的問題。平穩調整最低工資標準,進一步降低企業社保繳費比例,清理規范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對中小型創新民營企業給予租金優惠等多措并舉降低企業成本,解決好不愿投不敢投的問題。 

  (二)加快人才培養,強化民營企業自主創新能力 

  一是加快優秀人才培養。鼓勵民營企業引進重點技術領域和行業高層次領軍人才、青年拔尖人才;支持民營企業開展職工技能培訓;暢通民營企業職稱申報渠道;強化對民營企業家政治引領,加強對新生代、“創二代”企業家的培育;針對不同層次不同領域人才做好服務;借力“三晉英才”支持計劃,打造支撐企業創新驅動、轉型發展的優秀隊伍。 

  二是提高民營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建設研發平臺和技術研發中心,加強企業創新軟環境和硬環境的建設;發展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加強聯合攻關,實現成果加速轉化;建立企業股權激勵機制,留住核心創新人才;加強行業標準和關鍵技術標準研制,推動科技創新成果的標準轉化。發揮政府引導作用,推進各類創新要素加快向民營企業集聚;優化營商環境,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縮短技術專利申請時間。 

  (三)加快市場主體培育,助力民間投資轉型發展 

  一是加快市場主體培育。按照宜大則大、宜精則精的原則,構建“個轉企、小升規、規改股、股上市”的梯次培育機制;推動中小企業“專精特新”發展,培育“小巨人”企業、“單項冠軍”企業和“獨角獸”企業;設立專項資金獎勵表現優異的中小微企業。 

  二是鼓勵民間資本轉型發展。學習借鑒河南許昌、福建晉江等民間投資增速快、活躍度高、成效顯著的地方的經驗和做法,鼓勵民營企業緊扣“示范區”“排頭兵”“新高地”三大目標,加快傳統產業改造升級,投資文化旅游、裝備制造、新能源汽車、新能源、新材料、現代服務業等戰略性新興產業,通過轉型發展形成新的投資點。鼓勵民營企業拓展國內外市場,加強“一帶一路”產能合作,深化京津冀協作。 

  (四)深化金融體制改革,解決融資難問題 

  一是加強銀行對民營企業信貸支持。堅決貫徹落實國家和我省關于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部署要求,對符合條件但暫時遇到經營困難的企業,要繼續予以資金支持,不盲目抽貸、斷貸;加大金融產品創新力度,增加信貸種類;建立完善征信機制,創新金融信用工具,為沒有信用基礎的民營企業提供專門的信審服務;建立以財政出資為主的小微企業貸款風險補償機制;鼓勵民營資本進入金融市場,發展民營中小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為民營企業服務。 

  二是推動民營企業利用資本市場融資。鼓勵民營企業引進各類戰略投資者,大力推動企業股份制改造;幫助民營企業建立現代企業制度,鼓勵民營企業到境內外證券交易所、“新三板”、山西股權交易中心等上市、掛牌,通過IPO和發行公司債、企業債、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私募債等進行融資。政府可學習福建晉江專門成立“上市辦”,引導民營企業改制上市,形成資本市場“山西板塊”。 

  (五)重視項目儲備,做好民營企業PPP項目推介工作 

  一是加強重大產業項目策劃儲備。按照超過各專項安排規模一定比例的要求加大項目儲備,持續推進項目前期工作。對儲備項目要持續動態更新,確保入庫項目質量,對不符合條件的項目要及時調出、及時出清。 

  二是做好民營企業PPP項目推介工作。探索建立常態化、制度化的項目推介機制,分類施策支持民營企業參與PPP項目。對商業開發潛力大、投資規模適度、適合民間資本運營的PPP項目,積極支持民間資本控股。對投資規模大、合作期限長、工程技術復雜、民間資本難以獨自承接的項目,鼓勵民營企業采取混合所有制、聯合投標體、成立基金等多種方式參與,發揮不同企業的比較優勢。 

    

  參考文獻: 

  [1]《山西月度統計》 

  [2]《進一步激發民間有效投資活力促進經濟轉型發展的若干措施》 

  [3]《關于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 

  [4]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 

  [5]2019年山西省政府工作報告》 

Top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