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智庫:塑造黃河旅游新品牌 景區命名有大學問

2019年11月04日

摘要:

  智庫話題:

  近年來,山西全力塑造黃河、長城、太行三大旅游新品牌。鍛造黃河、長城、太行三大旅游板塊是構建全省旅游發展大格局升級版的重大決策部署,對發揮比較優勢、推動改革創新、培育文化旅游業戰略性支柱產業、促進全省轉型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地名是在約定俗成中逐漸形成的對某一地域的指稱,作為一種特殊的文化現象,不僅是指示地理空間的符號,也是地域文化、地方傳統和集體記憶的表征。在旅游發展不斷深化和區域競合不斷加劇的今天,地名標識日益成為旅游景區提高知名度和提升競爭力的重要手段之一。

  一個景區能否被感知、理解和認同,與地名亦有很大的關系。更進一步地,以傳說文化為旅游吸引物進行旅游資源開發能否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與傳說敘事的景觀生產密切相關。游客作為文化他者,從熟悉的慣常環境位移到陌生的非慣常環境,對旅游目的地文化最為直接的感知便是地名,空間的這種社會性存在使得地名從一開始便作為標識地理空間和呈現文化空間的符號出現。

  智庫專家:

  山西財經大學旅游管理專業博導 趙巧艷

  隨著歷史地名的不斷消失和新地名的不斷涌現,地名問題日益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作為一個地方的代號,地名是人們在生產生活中賦予某一特定空間位置上自然或人文地理實體的專有名稱,內蘊著人們對于空間的探索、觀察與認識。一個地方,只有被賦予地名,其空間特性才得以整體呈現,并且空間內的其他事物也才變得可以理解。

  同樣,一個景區能否被感知、理解和認同,與地名亦有很大的關系。更進一步地,以傳說文化為旅游吸引物進行旅游資源開發能否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與傳說敘事的景觀生產密切相關。游客作為文化他者,從熟悉的慣常環境位移到陌生的非慣常環境,對旅游目的地文化最為直接的感知便是地名,空間的這種社會性存在使得地名從一開始便作為標識地理空間和呈現文化空間的符號出現。具體到黃河乾坤灣,作為伏羲傳說依托的空間實體,傳說既詮釋著景觀的來歷,也促使了景觀的生產。一方面,正是乾坤灣的獨特景觀形成了伏羲傳說;另一方面,伏羲傳說對乾坤灣景觀的想象性敘事,又進一步提升了乾坤灣的知名度和美譽度。在作者作為“駐客”身份的人類學田野調查中,發現乾坤灣的旅游吸引物幾乎都是圍繞“伏羲文化”這一關鍵詞進行,而乾坤灣普遍存在有關伏羲文化的“歷史事實”,又成為乾坤灣傳說景觀生產的文本原型,既根植于乾坤灣人的集體記憶之中,又成為乾坤灣人社會生活經驗的一部分,更在乾坤灣旅游發展中,成為重新喚起對地方性知識建構的來源,其中之一便是地名標識實踐。

  所謂蛇曲是指被河流沖刷形成的像蛇一樣蜿蜒的地質地貌,黃河蛇曲則指發育于黃河大峽谷中的大型深切嵌入式蛇曲群。截至目前,已經入選黃河蛇曲國家地質公園名錄的有陜西延川黃河蛇曲國家地質公園和山西永和黃河蛇曲國家地質公園。雖然由于行政區劃的緣故,兩個國家地質公園被分別命名為陜西延川黃河蛇曲國家地質公園和山西永和黃河蛇曲國家地質公園,但是在大多數時候,除非特別需要,無論是官方文本還是民間稱謂,更常見的名稱是陜西延川乾坤灣和山西永和乾坤灣,而這也使得乾坤灣的地名標識有了廣義與狹義之分。

  繼陜西延川黃河蛇曲國家地質公園批準建設之后,2007年12月21日,山西永和黃河蛇曲國家地質公園也被國土資源部批準納入建設范疇,并于2011年11月正式批準為國家地質公園,入選第六批國家地質公園名錄。雖然,陜西延川乾坤灣與山西永和乾坤灣都發育于秦晉(晉陜)大陜谷的黃河沿線,均為68公里黃河蛇曲地貌,但山西永和乾坤灣卻是英雄灣、永和關灣、郭家山灣、河澮里灣(乾坤灣)、白家山灣、仙人灣和于家咀灣的統稱。七個河灣北起永和縣南莊鄉前北頭灣,南至永和縣閣底鄉佛堂村,西連黃河中線,東接四十里山森林公園,流經永和縣南莊鄉、打石腰鄉和閣底鄉,分為五個地質遺跡景觀區:英雄灣河谷階地及峽谷地貌旅游區、永和關灣河谷階地及峽谷地貌旅游區、郭家灣黃土高原生態旅游區、河澮里灣(乾坤灣)蛇曲地貌旅游區、仙人灣人文及黃河蛇曲地貌旅游區。

  

  隨著延川乾坤灣知名度的不斷攀升,一河之隔的山西省永和縣也不甘落后,地方政府和社會各界都在積極為流經該縣的68公里黃河尋求最合理的解釋,提出永和縣境內的68公里黃河象征著騰飛的中華龍,永和縣是中華龍之源。自北而南形成的英雄灣、永和關灣、郭家山灣、河澮里灣(乾坤灣)、白家山灣、仙人灣和于家咀灣好比一個草書的“和”字,既與永和縣縣名中的“和”字一脈相承,也與永和縣建設和諧社會理念不謀而合。2011年2月,中國地理學會理事、《貴州晚報》副主編羅萬雄航拍的永和乾坤灣取名“中華龍”,通過與其他實物上的“龍”形象比對后發現其彎曲走向如出一轍,為此,中國地理學會還專門在貴州舉辦“中華龍文化地理論壇”,并提出應該在永和縣建設“中華龍之源”旅游風景名勝區。2013年5月,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山西攝影家協會主席王悅航拍的永和乾坤灣以“黃河龍”之名刊登在《求是》雜志封底上,引起巨大的反響,進一步催生了“乾坤灣”與“中華龍”的想象與詮釋,如2018年8月永和縣舉辦的“2018國際攝影名家采風暨全國攝影家黃河風光攝影大賽”就以“中國龍?乾坤灣”為題。

  在乾坤灣的地名標識進程中,新聞媒體的作用亦功不可沒,在一系列關于乾坤灣的描述文本中,“伏羲文化”敘事在更大程度上彰顯,賦予乾坤灣景區以“龍”“始祖”“畫卦”等符號意義。正是媒體聯動的傳播效應,乾坤灣人的集體記憶以及旅游者的文化聯想才被激發出來。因此,在一系列的宣傳活動中,乾坤灣重點突出壯觀(黃河)、震撼(河灣)、神圣(伏羲/女媧)等特色,打造集科普、觀光、休閑于一體的伏羲文化、黃土風情與黃河文明旅游區,塑造壯觀、震撼、神圣、神秘、綠色、文明、富饒的感知形象。隨著上述符號意義的持續寫入,不僅建構和強化了當地人的文化認同感,也完成了向目標群體的傳播過程。如今,乾坤灣的核心地名與村民過去對其的稱謂已經有了較大的出入,如伏義河村現在被稱為伏羲村,在旅游解說中,解釋為過去人們識字少,誤將“義”的繁體“羲”讀成“義”。

Top
來源:黃河新聞網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